@教子有方韩索罗

无服务。

CANDY(简单粗暴x

*APH

*仏英

*暂时卡了我就这样发出来感觉羞耻的不行

*希望你们能觉得甜

*写惯了自戏突然觉得上帝视角好难

“这是哪?”亚瑟今天无数次这样的开口问自己,环顾四周入眼尽是延绵不尽看不到头的树木.

“.....真是糟糕.”他有些烦躁的挠了挠自己一头乱糟糟的金色短发.

林子里安静的有些可怕,正午的阳光透过叶子与另一片叶子中的小小缝隙钻进来撒在泥土地上,给这片原始森林徒添了一份神秘感.

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细小的声音撩拨着亚瑟的心.一只手不自觉的扶上了猎枪,另一只手也抽出绑在大腿上的象牙匕首,蓄势待发.

————......嘶。

寂静的森林里倒抽凉气的声音极为突兀,刚才亚瑟抬头只为寻求出路,却没想到能看到浑身浴血的精灵在他身后倒下,极为相似的容貌让亚瑟想到那个胡子拉碴的红酒混蛋,下一秒才反应过来重点不在这,管他是谁呢,在这个诡异的森林里还是先救了再说.

从背后的背包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应急药品,也不管人类的药品对这精灵有没有用,就一股脑的糊了上去。

那精灵身后的翅膀有气无力的扇动着,一头长发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稍微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却奇怪的发现只有几处轻伤,正百无聊赖的拨弄着自己的猎枪的时候眼角余光瞟到那精灵动了动,睁开了眼睛。

——漂亮的鸢尾色。

“Bonjour?就是你救了哥哥我?”
“谈不上救不救的吧,你本身就只是受了轻伤而已。”
“Francis·Bonnefoy.”

直到这个精灵站起来亚瑟才发现,两人的身高相差无几。

“.....Arthur·kirkland.”

“按照约定,小亚瑟要等到我伤完全好的时候才能走哦。”名为弗朗西斯的男精灵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唇边,笑了笑。

“等等,谁跟你有约定的?!还有别叫我小亚瑟!”简直就像那个胡子混蛋一样讨人嫌,不过,连名字都是一样的,真的不是什么恶作剧吗?

“你这翅膀是真的吗?”亚瑟他虽然从小就能看见各种奇怪的精灵,这一点是众人皆知,不过成年之后这可是第一次。

“哥哥我当然是正统的精灵了。怎么,小亚瑟不相信我?”
“不....你和我的一个故人非常相像,除了这对翅膀,其它的地方十分的相似。”

弗朗西斯托腮思考了一下,最终决定了忽视这句话。
亚瑟低垂着眼,祖母绿的眸子里泛着光。

“所以?你就让我在这森林里陪你?”
“当然不是,哥哥带你去一个地方。”

评论(2)

热度(2)